黑龙江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自然地理 >

今天对待的正确态度是什么

时间:2019-12-02 10:14:44

今天对待的正确态度是什么

今天对待的正确态度是什么

发布时间:2016-02-08 已有: 人阅读

今天对待的正确态度是什么

今年是“”发生50周年,结束40周年。也是逝世40周年。

“”是这几年场上一个挺特殊的热题,一方面围绕它的争论一点就着,一方面参与争论的人很多是意识形态激烈人士,其中不少人带有场上“左”或“右”的标签。社会对“”的真实兴趣并不高,因此有关“”的“激烈争论”有泡沫化成分,实际意义被夸张了。

《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有清晰明确的结论,即它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它还有一个简单的描述:十年。当年“”结束后,国家从上、文化上、组织上、法律上都对“”做了清算,了、集团,将“三种人”清除出干部队伍,出了一大批“痕”文艺作品,国家全面。

近年来一些人国家“反思”,这严重历史事实。还有一些人搞对“”的“再发现”,强调它的一些“客观正面效果”,这不符合

中国社会的主流认识。场上经常上演的其实就是这两种比较偏的认识打架,而主流社会对“”的看法基本是稳定的。

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是中国社会集中反思“”的时期,在那之后“”逐渐成为一个普通话题,这种转变应当说是正常的。社会保持当年反思“”的强度既不现实,也没必要,“”走进历史不能说是国家某种刻意的安排。

泛泛说“”成了当下中国的话题,这不准确。“”的场景再现以及那个时期的悲剧故事至今在影视作品中比比皆是,说明回避“”并非今天的一个倾向。有关“”话题的,往往是一些人出于现实目的争论它,把这种争论作为影射或者用于现实时才出现的。

针对“”的客观历史回忆和研究一点都不,当思想激烈人士带着明实情绪大谈“”时,就很像是另一回事了。这些人呼吁社会“全面反思”,要求执政党就“”向全国人民“道歉”,或者另一些人给“”时期的国民经济成就一一摆功,他们的姿态就不再是“历史学者”的,而更像是“家”的。

如果说国家主张今天“少争论”,是为了避免上述两种极端现象把场带偏,试图保持国人对解决现实问题的专注,那么这是值得给予一解的。

当然,由于热衷争议“”的人给这个话题带来了一些,可能会让有的基层管理者不知所措,对措施的运用未必总能把握得当,从而引发新的争论。但是必须说,有关“”的各种衍生争议决非当下意识形态的真正主题,它们有时出现的短时间热闹在相当程度上属于“互联网病”的一部分。

希望人们别被网上表面的“热”忽悠,以为它真的是一个导致了重大思想冲突的话题,甚至以为社会真的在因为对它的不同认识而“”。真实情况哪是这样的,国家和主流社会对“”的认识恰恰是高度一致的。

“”被广泛看成一场错误和灾难,“”这个词有很强的负面性,说谁或什么事像“”带有很强否定性。这一切是不容否认的事实。国家“反思”的人与要求重新发现“积极面”的人不断互相把对方逼向极端,那是他们之间的游戏和恩怨。

发动应该有一个要防止这个党变质的出发点。但毕竟是一场给无数人带来灾难的。

我觉得的最大的遗产就是给了我们一个机会让我们反思,让我们回到从实际出发,回到实事求是上来。正是在不断地纠正错误中让自己更强大,让自己更成熟。

年6月20日下午,一堂特别的党课在上海交通大学新体育馆内进行──坐在上的,是身着白衬衫的局委员、上海市委。怎么看待“社会主义建设的探索”。

坦言,“”是一场灾难,这不光是的个人错误,也是党的错误。

他回忆说:“期间,我母亲1966年被,1968年蹲,1975年回来,出来之后我就感觉她上不正常了,老有害的感觉。一直到前年她去世,都做任何体检。我的妹妹,“”开始时一个高中生,在学校里被,后来也得了症,了。我们亲属在‘’中去的,有六七人。”

“那么为什么我对毛还基本上是一个正面的肯定态度?他有很严重的错误,为什么?我个人认为,第一,他的著作、他的思想影响了许许多多的人,包括我,我对毛常尊敬的,虽然他犯了这么大的错误。正因为如此,很多人就千方百计地他,甚至说,毛著作大部分是写的,八道,写不出这种文章来。第二个,我认为他搞,是真真切切地感觉到,我们国家不能简单地发展生产,要防止新生资产阶级的出现,防止工人农民重新沦为社会的底层,他的动机是无可厚非的。”说,“但是他寻找的道是错的……现在的很多事情也证明他的担心不是没有理由。但是,不能因为这种担心而寻找一种错误的道。”

年月至年月,等领导核心曾在西柏坡办公,指挥了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三大战役,召开了著名的七届二中全会,向全党发出了“两个务必”的号召,要求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同时为党定下了六条规矩,就是要中国永葆青春,永不变色。

这“两个务必”是对即将执政的中国寄予的最大期望,也是他立下的最大规矩。习在西柏坡再次高度评价的“两个务必”的历史意义。他强调,同志当年提出的“两个务必”,包含着对我国几千年历史治乱规律的深刻借鉴,包含着对我们党艰苦卓绝奋斗历程的深刻总结,包含着对胜利了的政党永葆先进性和性、对即将诞生的人民实现长治久安的深刻忧思,思想意义和历史意义十分深远。

实际上,习对的、之情常深厚的。

据记载,习在不同时期曾三上韶山,瞻仰。年月日,习到湖南调研,第一天的全部行程安排就是专程来到韶山,向同志铜像花篮、瞻仰同志故居。报道说,此刻的广场上,花如潮,人如海。同志铜像巍峨耸立。习缓步走过广场,登上台阶,在花篮前驻足凝视后,神情庄重地前去,仔细整理花篮上的红色缎带。习带领大家一起向同志铜像深深三鞠躬,表达对一代伟人的无限和怀念。随后,他绕行一周,深情瞻仰同志铜像。……下午,习来到同志故居参观。从堂屋到厨房,从放农具的杂物间,到摆着陈旧木床的卧室,习看得十分仔细,不时长久驻足,神情肃穆。

这是习第三次来韶山。年和年,他曾两次踏上这片红色的土地,感受伟人情怀。这一次再上韶山,他又深情地对大家说,中国出了个,这是韶山的骄傲,湖南的骄傲,全国人民的骄傲,中华民族的骄傲。没有毛,就没有新中国,也就没有我们现在的大好局面。要努力把毛家乡建设得更加美好,让韶山人民过上更加幸福、安康、富裕的生活。

在这里,习对的、之情溢于言表。这让人感到,习对老一辈家的深情厚意是至真至诚的。

正因为如此,他上任时就强调思想不能丢。习上任后第一次提及,是在年的月日十八届局举行第一次集体学习上。习当时称:“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一定不能丢,丢了就根本。”这段话涉及中国的根本,其意义深远。

正因为如此,他上任后在不同场合顺手拈来的语录、诗句、典故。年月日,习等常委到国家博物馆参观《复兴之》展览,这是新的领导集体的第一次集体行动,也是习首提“中国梦”,畅谈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他两用诗句“雄关漫道真如铁”、“正道是沧桑”概括说明中华民族的昨天和今天。

今年月日,习在全国政协新年茶话上讲话谈到中华民族的“美好事业”时,再次引用诗词“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诗词言志。习去年月访美期间也度引用语录、诗词:月日晚,习在会见了中国驻美大工作人员及侨学界代表,讲到留学生部分时,专门引用了“你们就像早晨点钟的太阳”的名言来鼓励大家,希望今后不管是在美国还是回到中国发展,都不要忘了报效祖国。

在中美企业界座谈的时候,当时,习总引用一句“风物长宜放眼量”的毛的诗词,希望美国企业家放开眼界,看待中美贸易关系的美好前景。

不仅如此,习还一再引用语录表达忧患意识,警示中国。月日,习探访民建中国建时,更主动提及“黄炎培周期律”,说和黄炎培在延安窑洞关于历史周期律的一段对话,至今对中国都是很好的鞭策和警示。

他用“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的名言,要求人民解放军按照“能打仗,打胜仗”的标准治军、练兵。

他用“厉行节约,反对浪费”的语录,要求务必狠刹浪费之风,并由此推及反对奢侈之风。

他在党校举行建校周年庆祝大会上引用“本领恐慌”,再次向全党提出警示。

如此等等,不一而足。这些都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他心中的牢牢树起的思想这面旗帜。

习为何如此为何再三提及为何强调思想不能丢

这是对、思想历史地位的肯定和尊重。正如曾经指出的,“同志在长期斗争中立下的伟大功勋是永远不可磨灭的。”“毛一生中大部分时间是做了非常好的事情的,他多次从危机中把党和国家过来。没有毛,至少我们中国人民还要在中摸索更长的时间。”也正如所强调的:“确立同志的历史地位,和发展思想,这是最核心的一条。”“对同志的评价,对思想的阐述,不是仅仅涉及同志个人的问题,这同我们党、我们国家的整个历史是分不开的。要看到这个全局。”思想这个旗帜丢不得。丢掉了这个旗帜,实际上就否定了我们党的历史。”

也是习对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全部历史的肯定和尊重。用习年月日在《学习时报》发表长篇文章《年党的建设回顾与思考》中所言:“这里我要特别提到的是,年来党的各方面建设,是在以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领导集体成功开创的党的建设伟大工程的基业上展开的。”今年月日,他更强调: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有前和后两个历史时期,这是两个相互联系又有重大区别的时期,但本质上都是领导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在历史新时期开创的,但也是在新中国已经建立起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并进行了多年建设的基础上开创的。

月26日,在举行纪念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习做了重要讲话。

同志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家、战略家、理论家,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伟大开拓者,是近代以来中国伟大的爱国者和民族英雄,是党的第一代领导集体的核心,是领导中国人民彻底改变自己命运和国家面貌的一代伟人。

同志等老一辈家,都是从近代以来中国历史发展的时势中产生的伟大人物,都是从近代以来中国人民抵御外敌入侵、民族和阶级的艰苦卓绝斗争中产生的伟大人物,都是走在中华民族和世界进步潮流前列的伟大人物。

从斗争的这种失误教训中,同志深刻认识到,面对中国的特殊国情,面对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中国将是一个长期过程,不能以主义的观点对待马克思列宁主义,必须从中国实际出发,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为有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经过28年浴血奋战和顽强奋斗,我们党和人民历经千辛万苦、付出巨大,在战胜日本军国主义侵略者后,经过人民解放战争,以摧枯拉朽之势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夺取了新主义胜利,实现了几代中国人梦寐以求的民族和人民解放。

新中国成立后,以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领导集体带领人民,在迅速医治战争创、恢复国民经济的基础上,不失时机提出了过渡时期总线,创造性地完成了由新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转变,使中国这个占世界四分之一人口的东方大国进入了社会主义社会,成功实现了中国历史上最深刻最伟大的社会变革。新主义的胜利,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确立,为当代中国一切发展进步奠定了根本前提和制度基础。

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确立以后,如何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是党面临的崭新课题。同志对适合中国情况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进行了艰苦探索。他以苏联的经验教训为鉴戒,提出要创造新的理论、写出新的著作,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实际进行“第二次结合”,找出在中国进行社会主义和建设的正确道,制定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的战略思想。

在中国领导下,我国各族人气风发投身中国历史上从来不曾有过的热气腾腾的社会主义建设。在不长的时间里,我国社会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建立起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研制出“两弹一星”,成为界上有重要影响的大国,积累起在中国这样一个社会生产力水平十分落后的东方大国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重要经验。

同志为中国新主义的胜利、社会主义的成功、社会主义建设的全面展开,为实现中华民族和振兴、中国人民解放和幸福,作出了彪炳史册的贡献。同志毕生最突出最伟大的贡献,就是领导我们党和人民找到了新主义的正确道,完成了反帝反封建的任务,建立了中华人民国,确立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取得了社会主义建设的基础性成就,并为我们探索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积累了经验和提供了条件,为我们党和人民事业胜利发展、为中华民族阔步赶上时代发展潮流创造了根本前提,奠定了的理论和实践基础。

同志说,思想这个旗帜丢不得,丢掉了实际上就否定了我们党的历史;任何时候都不能高举思想旗帜的原则,我们将永远高举思想的旗帜前进。

人没有一帆风顺的事业。综观世界历史,任何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发展,都会跌宕起伏甚至充满曲折。“,玉汝于成。”“多难兴邦,殷忧启圣。”“失败为成功之母。”同志也常说,前途是的,道是曲折的。这是一切事业发展的历史逻辑。我们的事业之所以伟大,就在于经历世所罕见的而不断取得成功。

不能否认,同志在社会主义建设道的探索中走过弯,他在晚年特别是在“”中犯了严重错误。对同志的历史功过,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作出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进行了全面评价。同志说,同志的功绩是第一位的,他的错误是第二位的,他的错误在于违反了他自己正确的东西,是一个伟大的家、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所犯的错误。

在中国这样的社会历史条件下建设社会主义,没有先例,犹如攀登一座人迹未至的高山,一切攀登者都要披荆斩棘、开通道。同志晚年的错误有其主观因素和个人责任,还在于复杂的国内国际的社会历史原因,应该全面、历史、辩证地看待和分析。

对历史人物的评价,应该放在其所处时代和社会的历史条件下去分析,不能离开对历史条件、历史过程的全面认识和对历史规律的科学把握,不能忽略历史必然性和历史偶然性的关系。不能把历史顺境中的成功简单归功于个人,也不能把历史逆境中的挫折简单归咎于个人。不能用今天的时代条件、发展水平、认识水平去衡量和要求前人,不能苛求前人干出只有后人才能干出的业绩来。

是人不是神。尽管他们拥有很高的理论水平、丰富的斗争经验、卓越的领导才能,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认识和行动可以不受时代条件。不能因为他们伟大就把他们像神那样膜拜,不容许提出并纠正他们的失误和错误;也不能因为他们有失误和错误就,抹他们的历史功绩,陷入主义的泥潭。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一个马克思主义政党对自己的错误所抱的态度,是衡量这个党是否真正履行对人民群众所负责任的一个最重要最可靠的尺度。我们党对自己包括人物的失误和错误历来采取的态度,一是敢于承认,二是正确分析,三是纠正,从而使失误和错误连同党的成功经验一起成为宝贵的历史教材。

历史就是历史,历史不能任意选择,一个民族的历史是一个民族安身立命的基础。不论发生过什么波折和曲折,不论出现过什么和困难,中华民族5000多年的文明史,中国人民近代以来170多年的斗争史,中国90多年的奋斗史,中华人民国60多年的发展史,都是人民书写的历史。历史总是向前发展的,我们总结和吸取历史教训,目的是以史为鉴、更好前进。

“毛伯伯搞‘’的动机不坏,只能算渎职;”“父亲虽然,但作为‘二把手’,没有,也是最大错误”。

谈到

,刘源之子仍然充满了一种复杂的感情。他至今不能把“”中的毛和过去与他们家为邻的那个和蔼、慈祥、喜欢逗他们玩的毛伯伯重叠在一起。作为一名历史学学士,他说:“在历史上的地位,不能看动机也不能看当代的结果,应该看他的历史功绩。做了许多错事,也做了更多的好事。比如领导中国人民站起来了,敢于反霸权,同美国交手,即使不说是打败了美国,起码使美国很。这一点,海外的人不会没有感受,起码美国人对中国人的态度、看法跟过去不一样了。再拿毛搞各种来说,他本人的动机未见得都不好,他还希望中国更快地富强,希望我们党更、更统一有效。可能是判断错误,结果事与愿违。有人说:‘’毛有罪,我想,即使是这样,也只能算是渎职罪。打个不够恰当的比喻,中国是个大仓库,毛是负责仓库的库长。仓库失了火,库长没有看好,当然应受。但他跟‘’到底不同,‘’是到仓库里面放火的。毛用人不当,看人没有看清楚,结果火放了起来,弄得乌七八糟,国不成国。而他自己也被火灾焚殁了。”

谈到父亲,首先作为儿子,他对父亲怀有深深的挚爱,对父亲的怀有难以言状的。但作为一个成熟的中年人,作为一个高级干部,他又有十分客观冷静的看法,其冷静,几乎到了不尽情理的地步。他说:“作为党的二把手,对于那个时候党所犯的错误,父亲也有一份责任。比如说‘’,虽然父亲一开始就靠了边,很快又被,对‘’的损失,似无什么责任。但作为国家,他没有能够住这场,这可以说是他最大的错误。权和责是应当统一的。既然党和人民给了你那么大的,你就必须承担相当的责任,而不管本人意愿如何,动机是什么,有力,个人大小。作为儿子,对父亲的,我当然难过之极。但我是一个学历史的人,置身历史过程中,首先要以历史的角度对待历史事实,不能以个人的来代替正确的估价和的判断。”

过去之后,王光美照顾和

的女儿,脱口而出“豆豆姐姐”

历史在付出了的代价之后,终于走出了严冬,走进了阳媚的春天。当父辈们演出的大悲剧终于落下帷幕,儿子们在舞重新见面时,该是怎样一种令人感叹的、含有无穷意味的场面啊!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王光美才结束了长达年的生活。可当听说李讷身患重病、生活几乎不能自理的消息后,不知被一种什么力量,身体仍很虚弱的她却又带着老保姆,经常去李讷家中帮助料理,并把李讷七八岁的儿子小芝芝带出去玩。当一些人知道她手上牵的小男孩是和的外孙时,都百感交集。一位老干部曾感叹说:“她们那时是怎么整我们的?我们活下来,就算不报复,也犯不上再去照顾呀!”可是当他有一天真的见到李讷,而李讷仍像过去那样,高兴地直摸他的头,不断地叫“小源源,小源源”时,他突然觉得,眼前的李讷好像仍是那个朴实寡言、学识渊博的亲切的大姐。当尝尽了人生的酸甜苦辣之后,有时竟连自己都说不清是一种什么滋味。“让过去的永远过去吧!”说出来的,只是这一句话。

刘源在郑州当副市长时,

汽车制造厂工作,而刘源又正巧是抓工业的。他听说以后,专门嘱咐厂长要尽量给她以照顾。一天,他们终于在市的办公室里见面了。当林豆豆走进来时,刘源发现,这个同样也经历了人生大起大落命运的女人,依然带着少女时的那种忧郁、的神情。他不由像小时候一样,脱口叫道:“豆豆姐姐!”回想小时候在

海滨一起度暑假,他们是多么无忧无虑啊!就连那个跟刘源关系挺好、贪玩爱笑、还有几分憨直的林立果,也似乎难以和后来那个发变谋害毛的“老虎”联系起来。

林豆豆后来要求调回,厂长不敢,还是刘源代表市里拍板,并办了关系。

历史有时多么会捉弄人啊?

好在那个把变成、把变成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刘将军坦言:无论在哪里工作,我只有一个最大的愿望,就是实实在在地为中国老百姓多做点事情

不久前,刘源奉调到水电指挥部队担任。这是一支直接从事经济建设、承担国家重点工程的光荣部队。数十年来,这支部队转战高山平谷,为发展我国的水电事业立下了赫赫战功。上任个月,刘源已经从到贵州,从江西到,把整个部队看了个遍。他已深深爱上了这支“中队中最苦的部队”,深深爱上了那些吃苦耐劳的战士。

作为一名军人,刘源似乎缺少一点威严。那身缀着少将军衔的军服,依然掩不住他的随和、实在。对于关于他的种种猜测和传言,他总是一边摇头,一边无可奈何地说:“我过去是个普普通通的人,现在还是个普普通通的人,无论在哪里工作,我只有一个最大的愿望:就是实实在在地为中国老百姓多做点事情!”

“将来三峡大坝建好了,一定把毛伯伯的名字和‘高峡出平湖,当惊世界殊’的诗名刻在大坝,让两位老欣慰地安息在九泉之下。”

公元年月日,举世瞩目的三峡工程所在地——宜昌三斗坪一扫往日云雾缭绕之态,阳光透彻的亮,空气格外的爽,风光也更诱人。

上午九时左右,伟人最小的女儿李讷披一朝霞,登上了三峡坝区的最高点坛子岭。

当李讷大姐听我说之子刘源在三峡负责永久船闸的施工任务时,她急切地问道:“刘源今天在三峡吗?”“也许会在!”因为我的确还不知道刘源是否在三峡,他负责的施工点很多,他很忙碌。但我推想,明天和后天总理和副总理都将来三峡工地视察工作。按惯例,刘源肯定会来的,我便在心底里默默地生起一个念头:借这次难得的机会,一定想千方设百计,促成国的缔造者和的后代们在三峡工地这一特殊的中相见。

然而,谈何容易?李讷大姐在三峡坝区参观的时间还不足一天,下午四时就要返回宜昌市,晚十时在宜昌上船前往巫山、奉节等地。刘源呢?现在还不知道他在何处!

事情也真凑巧。当我陪着李讷大姐从坛子岭下来,利用午休采访了前来三峡慰问演出的著名青年歌唱家梦鸽之后,突然就在三峡坝区接待中心的大门口碰到了刘源。当时,刘源正好从他的三菱吉普车上走下来,我见他向前走了,就从后面直追过去:“刘,您好!”刘源回过身马上认出我,他停下来,握着我的手,我对他说:“李讷大姐来了,很想见见您!”“是吗?李讷大姐也来了?她住哪儿?”刘源很急切地问。我告诉他:“李讷大姐就住在三峡坝区培训中心房间!”“走,我现在就去看她!”我急忙说:“李讷大姐可能已休息了,下午三点李讷大姐将参观西陵长江大桥,刘届时能否在大桥上见!”“行,一言为定,下午三点钟我等候在西陵长江大桥!”刘源说毕重重地握一握我的手,转身迅疾地离去。刘源每一次到三峡工地总是旋风般地工作,军人的作风与气质与他同在。

因为时间的临时改变,下午三点半我们才从培训中心出发。我很着急,刘源会在西陵大桥上等吗?为了慎重起见,我还没有把见到刘源的事告诉给李讷大姐。一上我全神贯注地盯着车窗外一掠而过的每一辆车,当我们的车还未抵达西陵大桥,我就远远地看见了刘源和他乘坐的三菱吉普车了,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我们的车过了西陵大桥,向右下滑五十米左右,便嗄然而止。大家要在这个最佳观赏刚刚竣工的与三峡工程相配套的西陵长江大桥。

李讷大姐在她儿子王效芝的搀扶下走下车来,我紧跟其后,这时,刘源已下了车,我走近李讷大姐,轻轻地告诉她:“刘源看您来了!”李讷大姐一阵惊喜,她不顾脚下尖利的花岗岩碎石,一边呼喊着:“源源!源源!”一边向刘源奔去。刘源也迅速地向李讷大姐跑来,高声叫着:“大姐!大姐!”

两位伟人的后代终于在举世瞩目、宏伟壮观的三峡工地上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了。他们激动地、不停地用双手拍打着双方的脊背,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是的,他们的确是两位不平常的人,然而,不管风云怎样变幻,他们始终保持了两颗最平常的心。李讷大姐望着刘源深情地回忆道:“源源,我们分手时,你才这么高!”李讷大姐用手在自己的腰部比划着:“小时候,我们都叫你‘源源’。今天我还这么叫你!”“大姐,就叫我源源,亲热着呢!”刘源满脸的笑意。李讷大姐伸过右手横在刘源的鼻子下亲切地说:“瞧,鼻子以上太像你爸爸了,太像了!”说毕,李讷大姐又用双手轻轻地反复地抚摸着刘源的脸庞,仿佛是在用心地寻找过去那属于他们天真烂漫的儿童时代,又好像是在苦苦地追觅某种历史的答案!

弹指一挥间,时隔几十年。童年时代,李讷和刘源两家都同住在,直到“”前,一直都是邻居。李讷比刘源大十一岁,刘源虽然今年已四十五岁了,但李讷大姐仍然像小时候那样把刘源视为自己的亲弟弟。

刘源:“大姐,我们背靠西陵长江大桥照一张合影吧!”“好!好!”李讷大姐连声答应,一边拉着刘源的手,一边转过身来,面对着我们的镜头:曾经担任

专业摄影的我国著名摄影大师杜修贤老师,这时,也不顾年事已高,把镜头对准了李讷大姐和刘源。大家不断地揿动快门,随行的同志们为这一难忘的镜头报以热烈的掌声。

照完相,早已过了预定上车看下一个点的时间了,可李讷大姐和刘源仍在亲切交谈,而谈论最多的自然是三峡工程。这项举世瞩目的建设工程,倾注了、等老一辈家乃至

孙中山先生和几代血的伟大设想,正在以为核心的领导下一天天地变为现实。刘源指着长江对岸群山之中开凿的一个巨大槽子对李讷大姐说:“你看,那是我们水电部队正在开挖的永久船闸工地,这是世界上最大船闸,战士们披星戴月,战酷暑、斗严寒,已干了整整二十个月,挖掉了大小几十座山头,搬走土石方二千多万方……”李讷大姐羡慕道:“你们能亲手干三峡工程多自豪啊!”刘源说:“大姐你也该自豪啊,有你弟弟在这儿干三峡工程,你就放心吧!”李讷大姐连连点头,并关切地问起刘源母亲近况,问她来过三峡没有。刘源说:“她一定会来的。”接着又说:“将来三峡大坝建好了,一定把毛伯伯的名字和‘高峡出平湖,当惊世界殊’的诗名刻在大坝,让两位老欣慰地安息在九泉之下!”

分手的时候终于到了。在亮丽的阳光下,两位国的儿女再一次热烈地拥抱,往事与今天交织在一起,令他们热泪盈眶……

载着李讷大姐一行的专车向导流明渠方向开去,李讷大姐打开车窗,只见刘源一身戎装,以立正的姿态,站在西陵大桥上高高地扬起手,依依不舍地目送着李讷大姐……

年月日,习同志在新进会的委员、候补委员学习贯彻党的研讨班上发表的重要讲话中,在论述前后两个历史时期的关系时,明确提出:“不能用后的历史时期否定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前的历史时期否定后的历史时期。”“两个不能否定”这一命题直接涉及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和发展、党执政根基的巩固、全党全国人民思想的凝聚统一等一系列事关党和国家命运的问题,必须从高度深入认识其重大意义。

一、“两个不能否定”是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然要求

用后的历史时期否定前的历史时期的倾向和观点,不仅抽掉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探索的基础,也必然导致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否定。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根本的,主要是在这一时期建立的,是这一时期党领导人民取得的根本。否定了这一时期,必然导致对的否定,就会得出我们压根不应该搞社会主义,甚至不应该搞的结论,那就谈不上还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开创和发展。早在之初就指出:“我们实行,这是怎样搞社会主义的问题。作为制度来说,没有社会主义这个前提,就会资本主义”。《年谱》(1975—1997)下,文献出版社年版,第页

“不能用前的历史时期否定后的历史时期”,最根本的要求就是不能用前那种的观点看后出现的新事物。用的观点看的现实生活,必然像鲁迅笔下的九斤老太一样,这也不顺眼、那也不顺眼,“一代不如一代”,什么都是过去的好,甚至站在的,怀疑和否定。如果没有年我们党果断决定实行,并坚定不移推进,坚定不移把握的正确方向,社会主义中国就不可能有今天这样的大好局面,就可能遇到像苏联、东欧那样的危机。

总之,“两个不能否定”直接关系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两个关键性的问题,即在中国要不要社会主义、要不要搞的问题。这是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问题。否定了前后两个历史时期中的任何一个时期,就没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否定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从一定意义上说,“两个不能否定”的要求,是党的报告提出、习同志一再强调的“既不走封闭的老,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在历史认识上的表现。

二、“两个不能否定”进一步明确了党的历史、巩固党执政根基的重点问题

“两个不能否定”,党的历史,涉及的问题很多,必须有针对性地抓住重点难点。这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

一是正确认识党在前历史时期出现的失误和错误。党历来不回避这一时期发生的“”、“”等失误和错误,也历来不忌讳。但应该看到党在这一时期出现的失误、错误,是历史长河中的片段和支流,不能把这些错误与整个时期等同起来。即使在“”时期及“”时期,我们也还做了许多其他事情,取得了巨大成就。习同志在谈到前的历史时,强调要实事求是的思想线,分清主流和支流,真理,修正错误,发扬经验,吸取教训,在这个基础上把党和人民事业继续推向前进。这是我们党一贯的原则立场。

从一定意义上说,前的历史时期,是党从转向现代化建设承前启后的过渡。世界很多国家在探索自身道的过程中,尽管其表现形式不同,但都经历了这样一个曲折过程。我们要建立从根本上消灭剥削、最终实现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社会,较之以前的历次都要深刻而艰巨,要求我们党从一开始就不犯任何错误,不经历失败和挫折,几乎是不可能的。经过年的艰辛探索,党终于找到了一条全新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实现了这样的历史转变和过渡,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功。

前党的全部历史与紧密联系在一起。正确认识党在前历史时期出现的失误和错误,必须正确认识晚年的错误,和思想的历史地位。作为我们党、我们国家以及我国的缔造者、创造者,如果否定,必然要否定党和人民国的历史,也必然否定党的领导和我国的。这是一些人否定的真实用意。习同志特别强调了在作第二个决议时和思想的重大意义,指出,如果当时了同志,那我们党还能站得住吗我们国家的还能站得住吗那就站不住了,站不住就会。这朴实深刻地道出了否定必然造成的严重后果。

二是正确认识进程中出现的矛盾和问题。进程中出现的矛盾和问题,是敌对和错误借以党的重要方向。党历来不回避这些矛盾和问题,实际上,在和发展进程中,什么时候问题都不会少。老的问题解决了,新的问题又会出现;“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不比不发展时少”。许多问题的出现,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与我国工业化、现代化所处的发展阶段有着直接联系。从一定意义上说,这些矛盾和问题的出现是我国发展阶段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国的发展在几十年走完国家二三百年的时间,国家在二三百年发展中渐次出现的矛盾和问题,在我国几十年的时间里可能集中出现。同时,我国作为亿人口的大国,其工业化、现代化的规模是任何发达国家无法比拟的,这也是矛盾和问题可能较多的重要原因。但在党的正确领导下,我们并没有出现一些国家工业化时期矛盾、问题那么突出和尖锐的情况,也远比一些新兴工业化国家矛盾和问题解决得好。这些都说明,我们党作为社会最先进的力量,是能够领导并不断推进中国工业化、现代化发展的我国的制度体制从总体上是与我国的工业化、现代化的发展水平相适应的。决不能以出现矛盾和问题为由否定、回到封闭的老上去,甚至否定的社会主义方向。

总之,对前历史时期的评价、对历史时期的评价,不仅是党的历史的焦点,也是现实的风向标。对其中任何一项的和忽视,都势必给党的执政和国家的发展造成不良影响。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决不能让某些敌对在党和国家的根基上构筑“蚁”、打开缺口。

总之,习同志提出“两个不能否定”,不仅符合历史的本来面貌,符合历史逻辑与理论逻辑相统一的要求,更是站在、现实高度思考解决历史问题得出的科学论断。这体现了以习同志为总的新一届领导集体所具有的高超的洞察能力、智慧和定力。

今天我们对待正确的态度是什么?一直很明确,习同志一直也很明确。吸取教训,纠正错误,卸下历史包袱,团结一致,轻装前进。不能以偏概全,不能纠缠不放,不能撕裂,把主要精力放在民族伟大复兴的拼搏中去。历史是不会眷顾只停留在历史中的无法自拔的人的,因为中国是要前进的,历史也是要前进的。

6楼我就想问楼主。我们五千年文化为何要用马教?马乃尤太人,为何以色列建国不用?马教出于,为何不用?欧洲诸国不用?苏联用了为何?放眼世界还有几国用?你这种人绝了,中华才有希望。很是怀疑你是老不的!银川哪个癫痫病医院好治疗老年癫痫有哪些注意事项呢黑龙江治疗女性癫痫哪里最正规武汉中医羊癫疯医院

------分隔线----------------------------